历史风云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42|回复: 0
收起左侧

[美术史话] 第十章现代绘画的开端

[复制链接]

1062

主题

1645

帖子

-737

积分

草民

     :

     :

     :

发表于 2011-12-8 11: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第十章  现代绘画的开端
  通常说是十九世纪末,实际上是从1870年左右到二十世纪初,欧洲出现了以前从未见过的新颖的绘画,这就是所谓印象派。印象派虽然是遍及整个欧洲,甚至是遍及整个世界的艺术,不过最初出现却在法国,所以我们谈这一段绘画史也势必以法国为中心。那么,所谓印象派是怎么回事呢?
  (一)印象派的绘画
  对于画家来说,这个世界,我们眼睛所看见的一切事物,不论人的脸、花草、果物、原野的景色,所有一切都是色彩;而画家因为是用颜料描写它们,就必须对色彩进行深刻的研究,这是不需说的。为了正确地描写眼睛所能看见的自然界的面貌,应该用什么样色彩,按照什么风格使用这些色彩呢?
  色彩的科学法国的科学家研究色彩的结果,有人曾说明,大自然的色彩是非常复杂的,而物体并没有固有的色彩。年轻而严肃的画家们,在这种学说的刺激下,开始研究真正的色彩。不过,的的确确,我们一般认为草是绿色,然而若眺望远方的原野,草却不是绿色,而是青色,再若受到晚霞的照射,也能被看为红色或灰色。由此可知,色彩,随着所观察的位置和时间而发生种种不同的变化。
  物体一定有阴影,尽管这种阴影从来认为是黑色或褐色;不过,若仔细观察,未必是那样。阴影也有种种不同的色彩,黄色物体的阴影带紫色,红色物体的阴影含绿色;一句话,阴影的色彩,是该物体颜色的补色。
  这是绘画史上非常重大的发现。还有一点,若用棱镜分解太阳的光线,可以分为象虹似的七种颜色:紫、红、橙、黄、绿、青、蓝。因此,原来认为红、黄、青这三种颜色是原色的年轻画家们,从科学方面来考察,开始认为这七种色彩是原色,开始用这七种色彩画画。那么,他们是怎么画的呢?
  色彩的使用法以前差不多所有画家都是在调色板上调和颜料来作画,而掌握了新科学的画家们舍弃了这种方法,分别将这七种颜料恰当地涂在画布上,试验在画布上用视觉调和色彩,这就是印象派的独特技巧之一。若隔一定距离来看,印象派这种画法,具有特别有趣的效果,例如,若在调色板上调和红色和绿色,就成为灰色;然而,印象派的画家却故意不那样作成这种混浊的色彩,却在画布上配列黄色点点和紫色点点,这样一来,若是稍微离开一点看,实际上这些点点的色光混合起来,就被看为灰色,而画面并不混浊,因为是如生的原色排列在一起,所以有非常明亮的感觉。印象派的这种方法,被称为点彩法。
  印象派的感觉印象派脱离文学、宗教、哲学等所有绘画以外的东西,而想纯粹地识透眼睛所看到的世界,例如说画苹果不为它是圆的、呈红色等概念化的知识所障碍,而只是按照眼睛所看到的来描写;因而,所描写的大自然,任何时候全是感觉的。当然,这是理想的论调,实际上没有那样彻底的东西。
  印象派的由来印象派的画家们,根据上述理论,严肃认真地按他们的信念进行绘画。最初,谁也不能给予理解,经常成为笑柄;即使送展览会上展出,也必然落选。1863年,展览会落选的画家们聚集起来,在巴黎举行了《落选画展览会》,以马奈为中心,许多年轻的画家都拿来作品。在这次展览会上,也展出了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画的是在林荫的草地上,两个绅士和一个裸体女人,快乐地在用午餐;在背景的溪流中,另一个妇人在水浴。在这幅色彩美丽、情趣活泼的画前面,人们都大为惊讶。看惯以前的阴暗,没有生气的画的人们,自然而然地会不解,这种画到底美在哪里,因而感到奇怪,终于对这幅画的不合礼法大为生气。
  不久,这个展览会虽然也结束了,但对于年轻的画家们,这个展览会却是非常宝贵的:第一,从此他们要走的道路已经明确决定;第二,由于受到攻击非难,具有同样志趣的青年画家们反而坚强地团结起来。
  以后他们互相鼓励,进步日益显著。1874年,举办了绘画、雕刻、版画的《无名画家展览会》,参加展出的有三十多人;其中有一个后面要介绍的名叫克洛德·莫奈的画家展出了题为《印象—日出》的画。画的是美丽的日出的印象,辉煌的太阳冲破朝雾,升起于天空中;河对岸上,可以看见模糊的一排房屋,水波辉耀着金黄色。社会上的人们,根据这个名为“印象”的画题,带着嘲笑的意味,开始把具有这种倾向的画家们,说成是“印象派”。虽然画家们开始也不服,但因为名字却出乎意外地和自己的主张完全吻合,不久,也就勇敢地接受了这个名称,这就是印象派这一名词的起因。以后的展览会也就取名为《印象派展览会》。印象派的画家们找机会便举办展览会,使社会上的人们承认自己的艺术。在此期间也出现了对他们的艺术给予理解的人。到1890年左右,印象派的画开始受到人们的尊敬,已经成为想压也压不倒的艺术潮流了。
  那么,印象派的画家有哪些人呢?我们就首先从马奈开始介绍吧。
  埃多瓦·马奈(EduardManet,1832—1883)是站在印象派最前列的人。他是道地的巴黎人,生于上流家庭的长子。父亲是个法官。双亲都期望马奈作一个出色的官吏或者法律家,但是他自己从小就喜欢画,一有空就画画,心中决定“长大以后作画家”。到十六岁时,对双亲说明自己的决心,但遭到反对。马奈非常丧气,有点自暴自弃似地说:“要不就坐船去漫游人所不知的国家。”双亲认为这样比画画好,“在旅行二三年期间,也许心情就会改变”,也就答应了。所以,马奈就作了去南美里约热内卢的轮船上的侍者,乘船离开了阿佛尔港。但是他并没有打消作画家的决心,即使在漫长的航海期间,也经常手不离画笔。这样,双亲终于也无法违拗儿子的决心,允许他作画家,让他当名叫托马斯·库退尔(ThomasCouture,1815—1876)的画家的学生。马奈在库退尔处学习了五年左右。不过库退尔是个只画古板的画的人,所以和年轻的马奈性格不和,终于有一天,因为争论画法而大吵起来,马奈说“先生,我要照我所看到的那样画,而不愿意照别人所看到的那样画”因而离去。那是马奈二十四岁时的事情。他逐渐开始按自己所想和所看到的那样画画。所以,一般人认为,印象派的运动迈出第一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以后,他也没有从其他画家为师,而是到各地美术馆,站在以前大师们出色的画前面,用眼睛学习绘画上的手法,他渐渐创造出印象派的手法、画法。社会上有的人看见这个别具风格的年轻画家的画,嘲笑地说:“这种东西既不是画,简直什么也不是;只不过是把颜料箱翻倒在画布上而已。”也有人说他是狂人。在1863年落选画展览画上,他展出《草地上的午餐》,已如前所述。有的人发出种种恶言恶语,他因此似乎也颇感懊丧。
  印象派的年轻画家们始终是以马奈为中心,创造新的绘画理论。
  因为马奈是个有领头人的气质、意志刚强的人,所以回答世上的非难攻击,也总是马奈。马奈非常富有爱国心,普法战争,巴黎被普鲁士军包围时,曾经作陆军参谋部的士官,活跃于战场。
  如前所述,因为是地道的巴黎人,所以马奈喜欢画巴黎首都的风俗。他非常喜欢巴黎,因此,就是在其他的印象画家为追求外光,到郊外写生时,也只有他独自留在巴黎,埋头于创作。他偶而也画神话或海边的风景,不过原来并不是风景画家。他所画的街头广场、住家凉台、公园音乐会、赛马场等,都是巴黎人的生活。这样的作品,他画了不下数百幅。他因为过于热心创作而病倒,后来不得不施行切除一条腿的手术,手术的经过不尽如意,终于在听到些微微赞许声中去世。
  克洛德·莫奈(ClaudeMonet,1840—1926)是阿佛尔港商人之子。莫奈和马奈好象很有些相象。上述的马奈的确是印象派的领头人,不过却不能说是实现真正的印象派的手法、理想的人;他还有点以前时代的味道,带有库尔贝风的写实主义,没有把全部身心献于印象派的理想所谓光的神秘气氛之中。他在室内光中画了大部分的画。然而,莫奈却不是那样,他是纯粹的印象派。所以莫奈是发展了起始于马奈的印象派的手法,甚至将其推到极点的人。
  他的双亲也和世上多数的父母亲一样,不高兴他们的儿子从事绘画,不过他决定了自己的命运,无论如何也要作画家。不久被征入伍;他父亲曾说只要他不作画家,在家里作买卖,可以按照当时的习惯,交款让他早日离开军队。可是他不听,过了三年艰苦的军队生活。一退役回来,又立即决定作画家,当了名叫格莱尔的画家的学生。但是,他和马奈一样,也不能尊敬这个先生;感到从先生那里得不到什么教益,经过一年多就停止学习了。这恰好是1863年,正是有名的落选画展览会举办的一年,他在这个展览会上,第一次见到马奈的画,完全为他的辉煌的大胆的画法所激动,无比强烈地感到自己应该画的就是这种画!从此以后,他坚决地开始以印象派的画法画画,而不久就完全掌握了印象派的秘诀。
  莫奈天生就喜爱大自然,他不能不是一个风景画家。他信心百倍地把从马奈学得的明朗的调子、新颖的技巧用于风景画;然而,也不能说莫奈只画风景画,有时也画人物画、风俗画之类,例如1866年,仿照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画了《森林中的午餐》。他在这幅画中画了人物。他的画里出现人物的大概只有三、四幅。
  他非常喜欢水,或去北海沿岸旅行,或去法国南部风光明媚的海边,或画伦敦泰晤士河畔;后来终于在塞纳河上游吉维尔尼安了家,整天泛小舟于河上,在舟中生活,在河上漂流,将船停泊在令人喜欢的地方,描写趣味横生的水乡风光。
  往往有时不知道他的画里画的是什么,因为作为纯粹印象派画家的他,热中于描写光,而不留意物体的外形等等,所以有时自己写生回来,也不明白自己画的画,于是,就把人叫来,让他看看画的是什么。因此,有个时候一点也不为世人所赏识,在不遇中度过了半生。有这样的故事:有时,轻蔑他的人在许多人面前故意把莫奈的画倒过来,说什么:“这不是画的规规矩矩的东西,所以倒过来看,横过去看都没关系。”
  1871年普法战争期间,他在荷兰避难,在那里看见日本的浮世绘版画,特别是看见广重的风景画,非常佩服,于是学习了许多东西。据说看见广重的画生气勃勃的色调之后,他的色彩也越来越明朗起来。
  热中于光的神秘的莫奈,想要把同一个场所,由于时间、太阳、季节而变化的姿态,象一条链子似的,顺序地画下来;所以象题为《草垛》的画一样,将同一堆干草,连看的方向也不改变,根据时间的早、中、晚,根据季节的不同,忠实地细密地把它的色彩和调子画出来。这些画里虽然画的是同一个干草垛,不过每幅都清楚地表现出它们各自不尽相同,捕捉它各个时候的自然的印象,确实是独树一帜的作品。
  莫奈在印象派画家中,是最长寿的人,晚年人们才好不容易认识到他的画的价值,总算能过幸福的生活了。
  卡米尔·毕沙罗(CamillePissarro,1830—1903)他是印象派画家中另一员大将。生于圣·托玛岛,是法国籍犹太人的儿子;父亲和许多犹太人一样,从事商业。毕沙罗很年轻时赴巴黎,在名叫沙瓦里的画室开始学画。他十七岁时,据说父亲要让他作商人,叫他回到了圣·托玛;但一心想要作画家的毕沙罗仍继续作画,使父亲大为生气。没有谁作他的老师,只是圣·托玛的美丽景色;他把他所看见的、使他感兴趣的逐一地忠实地画下来,在那岛上长着椰子树,他就画了很多椰子树,因此他比其他印象派画家中任何人都更早在外光中开始画画。“在户外生动的光中,按照自然忠实地画吧!”这就是他日夜不忘的话,而且这是当时世间的人作梦也想不到的话。
  二十九岁时,他为了最终真正地开始画家的生涯,就迁居到巴黎郊外的莫蒙拉西。他是风景画家,非常喜欢田园生活,而决不画珍奇的东西。毫不夸张、毫不粉饰地画和平的田园生活,极其普通的生活。种植着果树的山腰,耕种过的原野,收割麦子,青草丛生的牧场,破旧的人家,人家周围的菜田,极其自然生动地画出这种平静村庄的景色。人们对这种青苔丛生破旧古老的房屋竟出现在画里,并不感到奇怪。印象派画家们似乎都那样,而他也同样决不把他的画美化一下,粉饰一下。他画的农民决不是故意做作的姿势,而只是照他们勤奋地在田野劳动的姿态,如实地表现出来。
  他在巴黎郊外居住,画了非常多出色的田园风景;可惜,普法战争德国人打来时,连家都烧了,所以现在不能看到当时的画了。
  战争期间,有个时候在英国避难的毕沙罗又回到法国,住在叫作蓬托瓦塞的地方,以后十年间都热心地在那里画田园的风景。到五十三岁,他搬到乌阿兹;那里是他一生最喜爱的地方,他的最卓越的风景画也是在那里画的。他没有住到去世世,刚满六十岁,他患眼病,不能在强烈的外光中写生,所以他决定住在城市;从这时起,出现了他的城市风景画。他在巴黎租了一间二楼的面朝大街的房间,将画架摆在房间窗旁,开始画巴黎的风物。在那里,外面的光线不能直接射入他的眼中,然而却可以描写在生动的光照中的风景;从一个窗户望见歌剧院大街,从另一个窗户望见尼沃阿街,再从另一个窗户望见推勒里公园,他画了这些分别变换的风景。从他的房间望出去,再也没有可画的时候,又在另一条街租新的房间。这样,一面和眼病作斗争,一面仍然不放下画笔,想尽种种办法,一直到死都继续画画。他的城市风景画和田园风景画具有同样的性质,少见的奇特的事物一点也不使他动心,他只不过是照所看到的街头情景朴素真实地画下来。
  他一生非常贫苦,尽管如此,他却总是带着愉快明朗的面容生活着。
  阿尔弗列德·西斯莱(AlfredSisley,1839—1899)生于巴黎,双亲是英国人,在巴黎经营商业介绍所,和南美方面进行广泛的贸易。他在富有的家庭中长大,受过很好的教育,英语非常熟练。他从小就喜欢画画,随前面曾经说过的格莱尔先生学习,和莫奈、雷诺阿等人也很友善;但毕竟是有钱人家的儿子,不愁吃穿,根本没有想到以画画为职业,只是以画画聊作慰藉。1866年他初次在展览会展出作品,就美满地入选了。
  不过,他三十一岁时,父亲病故,他的家突然破产,落入贫穷的底层;以前一点也不为金钱操心,现在一家人的重担压在西斯莱的肩上。他不得不劳动,养活一家人,但是没有足以为生的工作,他所知道的只是画画;虽然从前不愿意以画画为职业,但现在没办法,也只好以卖画来维持生活。然而,他的画死前都卖不出去;偶而卖掉,所得也甚微,只能过着悲惨的生活。不过,尽管极为贫苦,他的画却是很明朗的。
  将他吸引到印象派一伙中的是莫奈和雷诺阿。他也模仿这些人在外光中画风景画。他的画一般都带明亮的紫色,这是他的特点。他也随时间、日子、季节的推移精确地缜密地记录下光使自然的色彩发生无穷变化的情景,使世人非常惊讶,但却不时攻击他。他受到尊敬是他死后很久以后的事情。
  他是英国人,但喜欢法国,愿意入法国籍;不过因为没有钱,也就未成功。他一生住在巴黎郊外,画附近的风光,最后患癌症逝世。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PierreAugusteRenoir,1841—1919)也是生活贫苦的人。有时连吃饭也没有办法,和西斯莱一起到各处奔走,一次不得不装满三四天的食物。印象派的原理是直接按照自然画画,而他却朝着人物画方面努力。因此,同样是人物画,他和以前时代在画室中画的比较,色彩丰富,生动活泼。他可算是近代最大的人物画家。他也画美丽的风景画,不过画得较少。
  雷诺阿生在叫里摩日的地方,父亲是贫苦的裁缝。雷诺阿四岁时移居巴黎,到十三岁时不得不画陶器来帮助维持家庭生活,这工作一直持续到十八岁。但是社会逐渐进入机器时代,连雇佣他的人也没有了,于是又开始从事画帷幕画的工作,这却发挥了他的才能。他贮备了学费,下决心要学画。他开始随格莱尔正式学画。正如前面所述,在老师那里认识了莫奈和西斯莱。
  不能说雷诺阿从一开始就会画那样漂亮的人物画,他是通过不断勤奋努力,渐渐能够创作出完美的作品;不过他的人物画大多是妇人的情态,有着无法形容的柔和与微笑,娇柔丰满的肉体,妩媚的容貌,温柔的眼神,真是美极了。他最初虽很穷苦,因为擅长人物画,这却救了他。他根据人们的需要画肖像画,所以画了许多有名的上层社会妇人的肖像,特别是《夏尔巴基夫人》的肖像等是有名的。
  他尊敬当时还活着的伟大的音乐家瓦格纳,总想画瓦格纳的肖像。1882年瓦格纳去意大利西西里岛旅行的时候,他特意赶到那里去,要求给瓦格纳画肖像。瓦格纳也很喜欢雷诺阿,高兴地答应了他。可以说画瓦格纳的肖像的,雷诺阿是第一个人。
  晚年,他患风湿病,腿都直不起来,搬到法国南部卡麦,他在室内时,坐在轮椅上到处滑动。尽管那样,他还是在别人帮助下经常到野外去继续画画。
  埃德加·德加(EdgarDegas,1834—1917)按有些人说法,他不是印象派的画家,不过无论如何,初期是和印象派的画家们共同行动,和他们一同举办独立展览会,他的画的确具有印象派的精神,所以仍然归入印象派之中。不过1876年,年轻的画家们在第二次展览会上明确地自称为印象派以后,他就离开了他们一伙。
  德加生于巴黎富有的银行家的家庭,入美术学校。他画油画,也画色粉笔画,应该说色粉笔画最有名。他所画的都是赛马场的情景,剧场热闹的夜晚,令人眼花缭乱的舞台,随着乐队旋舞的年轻的舞蹈家,激烈的舞蹈练习的场面等,所画的人物和马极其生动,简直象是“真正在跃动一样”。
  印象派的胜利上述的法国的印象派,如前所述,最初丝毫未受到重视,后来大家都懂得它的美,就开始风靡画坛;不单法国的画家们全都倾向于印象派,它的影响遍及欧洲各国,英国、德国、意大利到处都出现了印象派的画家。今天可以这样说,几乎所有的画家肯定都曾经研究过印象派。
  这里不可能将欧洲各国这些印象派逐一加以介绍,这里只能以意大利的塞冈蒂尼作为一个例子,大致谈谈。
  乔凡尼·塞冈蒂尼(GiovanniSegantini,1859—1899)生于阿尔卑斯南麓蒂罗尔。幼时失去双亲,所以他或作看猪圈的更倌或被雇看羊,生活相当贫苦;他在那期间,积攒了很少的钱,去米兰市进美术学校,开始学习画画。但是,这个天才对学美术学校死板的课程感到不满,因此,回到童年时期生活的阿尔卑斯山的大自然中去,画那里的高山和高原,阿尔卑斯山民的生活,家畜等等。他没有专门学习过法国的印象派,因为是直接从阿尔卑斯山的大自然作画,所以他的艺术其结果和印象派一致,注重于光感,在画面上配列新鲜生动的色彩等等。他那闪耀着金属般光泽象镶嵌画似的色彩,直有凌驾法国的印象派之势。以阿尔卑斯山的崇高的大自然,朴素的人们的生活为画题,塞冈蒂尼的艺术给我们以清爽与高尚的感觉。
  (二)新印象派
  印象派的绘画在法国、在整个欧洲繁荣之时,早已从印象派中涌现出一批更新的画家,他们就被称为新印象派。
  新印象派新印象派可以看作印象派的一个支派。按印象派的看法,我们通常看到的自然,尽管看起来极其复杂多样,那是我们的不完全的眼睛之错觉所致,实际上,不过是用分光镜分解的七色,即虹的颜色;所以要忠实地描写自然,无论如何都必须依据这七种颜色,这已经在前面印象派一节详细论述;不过使这种理论向前发展的是修拉和西涅克的新印象派。这一派开始活动是1880年左右以后,使印象派最大特征的分析光和色的倾向更加深化,更加科学彻底;这一派的绘画终于使对光和色的印象的追求达到所企及的程度。尽管印象派并不认为将色彩混合十分困难,然而新印象派画家却更加进一步深入研究,绝对禁止在调色板上将各种色彩加以混合,色彩只能以原色的小色点来处理,因此也有人将这些画家称之为点彩派。这种手法可以使人想起中世纪镶嵌画的样式,因为将这种色点排列而成的画,已经不能正确表现出物体的形状,但是却出色地表现出光的辉耀,这样的画也是其它画法无法比拟的。这是极其忠实于自然的印象派的一个方面。由科学的精神产生的对光的研究、光的赞美,至此成为绘画的一切;其中已经不存在自然,它是空想的世界,光的梦,白昼的梦的世界。一时这种倾向大为盛行,人们认为除此以外已经没有任何画了。有的人虽然用黑色颜料,而自然里却没有黑色这种色彩,因此用黑颜料作画就受到贬低。不过不要误解,新印象派也的确是对自然的看法之一,不过除它之外,还有另外的对自然的看法。不久,二十世纪以后,立体派兴起,首先被打败的就是新印象派。
  修拉(GoorgesSeurat,1859—1891)生于巴黎。1880年时他从印象派绘画起步。莫奈当时已经不时用点彩派的手法。修拉使这种手法更加彻底,进行了对光的效果的特殊研究。在1886年印象派展览会展出的《大碗岛上的一个星期日》中,清楚地表现出他那富有特色的画风。这是初夏的一个星期日,人们在巴黎郊外公园愉快地游乐。那情景画得确是光辉夺目,而且画面充满一种宁静的气氛,没有生命运动的感觉,象梦中的风景一样。这种宁静是新印象派的特征。
  整个画面布满了非常小的颜料点。伞柄、树丛全都是用点画的。色彩的线,在哪里也找不到;但是从稍远处看,物体的形状就能显现出来。
  可惜,修拉早年夭折。他给保尔·西涅克以很大影响。
  保尔·西涅克(PaulSignac,1863—1935)也是新印象派的主要人物。他的画比修拉更大胆。修拉用非常细小的笔点表现沉着纤细的感觉,而西涅克却用相当大的笔点,把色点几乎无秩序地随便放置,产生出生动的感觉。这种笔法是很有特色的。在后面要介绍的凡高的画中,可以明显地看到他的影响。
  印象派、新印象派的绘画,如前所述,是把眼前的物象,比如人物、花草、果物、原野的风景完全凭感觉而且科学地加以描绘出的艺术,就是说,是完全客观的艺术。因此,在某种意义上,印象派、新印象派可以说是写实主义进一步发展的结果。
  (三)后期印象派
  到1890年,人们对此又感到不能满足。因为从那时以后,在哲学方面、文学方面都出现反对科学的客观的倾向的思想,兴起新的精神主义、理想主义。绘画也受了这一影响,只是死守印象派、新印象派的孤垒,已经办不到了,因此,绘画也要采取一点主观的要素,即便是同样把眼前的自然凭感觉科学地画出,也想在里面表现出主观的见解。这就是后期印象派的理论。
  日本艺术的影响另外,后期印象派的建立也有日本艺术的影响。如前所述,日本的艺术在欧洲第一次公开展出是1862年在伦敦举行世界博览会的时候;不过,在那以前,法国的画家们在巴黎里维俄尼街上美术店里已见到过北斋、广重等的版画。印象派的画家们马奈、莫奈、德加等见到那美妙的色彩和简洁的画法,惊叹不已,因此在他们的作品,比如肖像画中,往往有日本的版画张贴在墙上。不过后期印象派的画家——塞尚、凡高、高庚等并不仅满足于此,而要连它的精神也想变为己有。
  原来,日本画和中国的水墨画等画法简洁,即使复杂物体的形状也画得非常单纯。依据画家的主观看法,只选取艺术上最重要的地方,而省略繁琐部分,其结果画面反而有生动的力量,含蓄而意味深长。因此对从印象派出发,想创作主观的艺术的画家来说,日本画、东洋画的这种方法却恰巧是最重要的启示。在印象派以后,也就是起源于后期印象派的现代绘画中,日本艺术的影响是极其显著的。
  还有一个促进后期印象派发展的原因,那就是摄影术的发展。印象派以前的画,写实主义不用说,就是浪漫派、古典主义,都是把眼前所见事物的外形清楚地描绘下来;不过自从摄影这种科学的机械发明以后,绘画在正确而且精密地描绘物体形状方面总是不及摄影的。而且,不久彩色摄影也出现了,即所谓天然色摄影;虽还不完善,不过可以说相当接近于绘画。而且就连摄影也出现种种技巧,例如加上网目,或用粗纹纸印像,也可以得到和印象派点彩画相接近的作品。若从纯粹地客观的正确性方面来说,当然摄影是最好的方法,因此有人担心绘画没有存在的理由。因此,也就不满足于客观的印象派的画面发起了主观的后期印象派。
  为了说明这种后期印象派的绘画,首先从这一派的大将塞尚论述。
  保尔·塞尚(PaulCézanne,1839—1906)他不仅是后期印象派的主将,而且可以说是十九世纪出现的最大的画家。他生于法国南部埃克斯的农村小镇里。父亲开帽子铺发了财,在埃克斯开了一个小银行。塞尚在那小城里上完市民的课程,一面上博物馆所属的美术学校学习绘画的初步知识。著名小说家爱弥儿·左拉是他童年时代非常要好的朋友。虽然塞尚的父亲想让塞尚继承银行业,但因为他想作画家,最后不得不满足儿子的愿望。
  法国南部地方景色非常美丽,画家的少年就是在那样美好的自然中茁壮成长起来的。二十三岁时他随父亲到巴黎,进了巴黎的研究所;而且一有空就去卢佛尔美术馆,观察以前伟大画家的作品。他从未随老师学习过,只是听从莫奈和毕沙罗等友人们的劝告,参考美术馆的画进行学习。最初时期,他画的画还是灰暗的,不过逐渐也就明朗起来。他由象兄长一样的马奈的介绍,也参加了盖尔波瓦咖啡馆的动。在那期间,他思念家庭,经常回法国南部省亲。1877年时候,应毕沙罗之邀请,住在叫翁弗勒的地方,一同去野外,开始在外光中画风景。在这个时候塞尚的画中,可以看到毕沙罗的影响很大,比如题为《吊死者之屋》的画就是这样,由于他还没有掌握真正表现自己的绘画技巧,所以画面涂得非常厚;不过,不久也画出流利的使人愉快的画了。他吸取印象派的外光画法,加以尽心研究,但他不是纯粹的印象派。马奈的眼睛追求真实的结果,最后成为光的“奴隶”,而塞尚除光之外并未忘记“物”。因此,他的风景画的树木苍劲有力,岩石沉着稳重,静物画中的苹果看起来确实具有圆厚的感觉,从里面鼓凸出来,简直象真的实物一样;而且由于他除了采用印象派的手法外,并对色彩方法加以独特研究,光的辉耀也画得很好,创作出了具有非常华美而又调和的色彩的画。要完成这样的画,是需要很多时间的,一些小幅画据说也用了三年时间。画《沃兰尔肖像》的时候,沃兰尔坐了一百三十次;若是普通画家,花了这样长时间就不会有开始时的干劲,而他直到最后还是热情地工作。他常常对完成的画感到失望,就把那画扔了。他的夫人从后面偷偷地拣起来。过了两三天他又想画,把画又拿出来,再继续画下去。
  1874年第一次印象派展览会以后,他在几次展览会上都展出了作品。即使在和他共同行动的印象派画家中,也没有象他那样不为世人所理解,如此遭到强烈反对的。他一生都被当作异端、艺术上的危险人物,被排斥于公共场所之外。即使遭到这样令人难以容忍的误解,他也仍然继续不停地创作。到四十三岁时,他决意定居在他最喜欢的故乡,在那里建画室,在画室内画苹果、梨等静物,或到野外画美丽的风景,或作许多自画像与友人近亲的肖像,有时模仿以前的画家,画在林荫处水浴的人们,留下了为数众多的作品。他生来不好交际,不太喜欢和旁人往来,除双亲、妹妹和亲属之外,仅和很少友人往来。埃克斯城的人当然谁也不知道这个不大风雅的乡巴佬,就是在全世界都值得夸耀的大画家。城里的孩子向正在从事创作的画家扔小石块,嘲笑他那吃惊而可笑的样子。
  1906年9月的一天,这天尽管下了很大的雨,他衣服都湿透了,一直还在继续画一幅风景画,这时突然昏倒,路过的洒水车把他送到家,不过他一躺上床就不能再起来了,这个大画家便手握画笔死去。
  文桑·凡高(VincentvanGogh,1853—1890)生于荷兰松丹特,是一个加尔文派牧师的长子。他三个伯父都是美术商人,所以凡高首先在伯父的商店里认识到美术。他的一个伯父,在巴黎和伦敦也有支店,作的是大宗交易的买卖,打算将来让凡高继承他的事业。他从学校毕业后十六岁那年,被招到伯父的店里学习作买卖;凡高因为商业方面的事情,后来也到伦敦或巴黎的店里去。这时他是个勤勉的青年,前途远大,但由于个人事件的挫折而失去希望,对工作再也不感兴趣,只有病人、悲苦的人、穷人才强烈吸引着他,引起他无限的同情,只有神占据着他整个心灵。有个时候,曾到伦敦的贫民窟,去讲述神的教诲,后来正式上神学校,在波里纳士矿山和矿工们一起生活,或一同研究圣经,或者教育孩子们。
  他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施舍给贫苦人们,热心地帮助弱者,不过,这样的施舍是违反教会的规定的。因此,不久被取消牧师的职务。他天生有丰富的热情。不过既没有人也没有地方接受这种热情。这种感情使他没有一件事不流眼泪,以至极其可怜地度过了他的一生。
  凡高开始画画就是这时候,也就是1879年,他二十七岁以后;然而他在十年以后1889年就已经不在人世了。他作为画家的生涯应该说仅仅十年,不过那确实是只有悲苦的事情继续发生的十年。贫穷总是纠缠着他,他从来没有对这个社会抱过明朗的希望。他的象火焰一样的画,使人觉得会呼地一下燃烧起来似的;但不管在那热情的画上,涂着什么样明亮辉煌的色彩,而它却饱含着深刻沉痛的悲伤。
  他没有朋友。整个一生,理解他那不平凡的行动,总是爱护他的,只有他的弟弟提奥一个人。不过凡高渴望温暖的友情,一个人孤寂地到布鲁塞尔、埃登、努安洛、安特卫普游历,继续怀着激情学习画画。那一时期,他就象野狗一样,过着飘荡的生活。三十三岁时到巴黎,和弟弟提奥在一起生活了将近两年;他因为贫困和过劳,非常衰弱,听从弟弟的劝告,到法国南部阿尔去,租了房子。这房子被称为“黄色之家”,他非常喜欢。在那里他画了许多烈日之下辉耀的麦田,象燃烧似的扁柏等画。不久,他和保尔·高庚认识,为了一同画画,把高庚叫到阿尔,一起过了两个多月;但是有一天他精神病发作,袭击了他。先是两人有点口角,高庚谈到要回巴黎,凡高非常悲伤,那天就用刮脸刀砍高庚,高庚虽然没有受伤,但不免大吃一惊,也没有回家;第二天偷偷回去一看,不得了,住处满是血,凡高割掉一只耳朵,倒在地上,后用纸把耳朵包起来,说是把它拿到熟人那里去。凡高和高庚的交情就这样不幸地结束了。这种精神病发作,以后周期性地出现。凡高在该城的监狱里被监禁了一段时期,病势缓转以后,根据他自己的希望,进了圣雷米疯人病院,把那里一个房间作为画室,自由出入,去画附近的山野。他在疯人院住了将近一年,和真正的疯人一起生活对他的头脑显然是不适合的。弟弟提奥很担心,就请求住在巴黎郊外奥维尔的医生加舍收留凡高。凡高就是住在那里也经常为病魔所扰,不过仍然继续大量画画,或者画令人可怕的黑鸟飞到暴风雨即将来临的麦田上,或者画象死一般的太阳在不停地旋转,在他的画上已经出现这种世人看不惯的东西。
  终于,有一天,他预感到剧烈发作的痛苦即将临近,就自己拿起手枪,将自己打死。在那几天前,还抱着去访问的侄儿高兴地笑着的凡高,就这样死了。
  提奥六个月以后也步凡高的后尘而死。现在在奥维尔麦田地里并列着两人的墓。
  保尔·高庚(PaulGauguin,1848—1903)生于巴黎。当时正是六月革命高潮中,整个巴黎闹得天翻地覆。他父亲是报纸总编辑,被革命追击,带着全家转移去南美秘鲁,在途中死于船上。因此母亲依靠在首府利马任总督的伯父过活,直到伯父去世都一直住在利马。1855年她带着小高庚又回到法国,当时高庚七岁。他上完中学的课程以后,十岁时在去南美的船上当侍者,随后二十岁时又在叶罗姆·拿破仑号军舰上过了二年;那期间所经历的南洋土人的原始生活,在他心中留下了强烈印象。
  从南洋航海回来,高庚住在巴黎,由熟人援助作股票商人,由于精通了那种买卖的诀窍,因而获得了稳固的地位和极多的财产。他也就在这时结了婚。
  他因为出入上流社会家庭,所以接触出色的艺术品机会很多,逐渐被绘画所吸引,开始找空闲时间作画,因此他是过了三十岁以后,才开始走上绘画的道路的。1880年印象派第五次展览会,他第一次送展了两幅风景画。因为他原来就和毕沙罗结识,随之当时他的画中就具有印象派的手法。三年之后,决心舍弃一切,专心致力于绘画;从这以后,他的生活也突然改变了,贫穷经常袭击着他,连每天的饮食也无着落,妻子也不得不离他而去。但他的决心坚定;在这期间,他受凡高的邀请去阿尔,这已经在上面介绍过。
  从这时起,憧憬远离文明的南洋原始人生活的心强烈激动起来。四十三岁时终于不顾一切,离开巴黎,直往远海的孤岛塔希提而去。
  塔希提岛的风景、风俗使他无限喜悦。他在海边盖了小房,打扮得和土人一样,过着和土人一样的生活。在那里他陆续画了许多皮肤是茶褐色,嘴唇很厚的土人妇女的风俗画;都是欧洲美术中完全没有见过的显示出独特的力量的作品,生动活泼地表现了原始生活的生命。
  高庚和叫德菲娜的土著姑娘结了婚,白天画画,有空就登山或到海里去找贝类和鱼,夜晚眺望清彻的太空的星星,或唱着歌,就这样过了三年。用美丽的词语描写在这个岛上的生活情况,写成了他的《诺阿·诺阿》一书。
  两年后他曾一度回法国,但是由于他对欧洲的文明感到失望,又因连续的不幸变成受人嫌弃的人,他那憧憬南洋的心便仍然没有动摇,因此,他决心永远离开法国,再登上去塔希提岛的旅程。在塔希提岛住了六年,后来转移到距塔希提岛八百哩的马尔基兹岛,住在临时搭的小棚中,虽然得到土人们的看护,却终于因生病而死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