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风云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608|回复: 0
收起左侧

[外国历史之谜] [世界文化之谜]澜沧王国是老挝的唯一古国吗?

[复制链接]

1062

主题

1645

帖子

-737

积分

草民

     :

     :

     :

发表于 2011-11-1 14:4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澜沧王国是老挝的唯一古国吗?
人们在叙述老挝古代史时,往往从“澜沧国”开始。有关“澜沧国”的立国年代和建国经过以及“澜沧国”是否老挝的唯一古国,众说纷纭,相互矛盾很多。老挝民族由老听族、老龙族和老松族三大民族组成,在今天的老挝全国人口中,至少占1/3以上。老龙族与我国傣族同源,大约在公元前五六世纪开始向南迁移,沿着南乌江、湄公河进入老挝,他们把“当地土著人老听族挤上山,自己定居在琅勃拉邦至占巴塞省一带的湄公河两岸。”(见富米?冯维希:《老挝和老挝人民及对美国殖民主义的胜利斗争》一书)公元八九世纪建立了“澜沧国”。易君、建青著《柬埔寨?老挝》说:“据老挝史载:老挝的祖先名管包伦,是中国傣族君主的后裔,他把所管辖的老挝民族地区分封给他的七个儿子,建立了七个小国。其中长子管罗获得的地方最大,国名澜沧,建都于琅勃拉邦,‘澜沧’便是老挝最古的国名”。杨木、李炯著《老挝》说:“老挝是个古老的国家,建于公元749年,当时名为‘澜沧王国’(意为“百万大象国”)。”
以上关于“澜沧国”是老挝最早的古国的观点的一部分。而我国古籍中记载的当时居住在中南半岛北部的民族总称为吉蔑族,而吉蔑族国家即为“扶南”及其属国,也有称之为“昆仓”或“古龙”的。由此而引出了是否扶南是老挝古代最早的国家的问题。
关于扶南国,我国史籍有许多记载,如刘宋时竺芝撰《扶南记》,朱应撰《扶南异物志》等等。南北朝元魏时代杨炫之所撰的《洛阳伽蓝记》卷四“城西永明寺”条载称:“扶南国,方五千里,南夷之国最为强大,民户殷多,出明珠、金、玉及水晶珍异,饶槟榔”。足见扶南当时应是中南半岛上一个土地广阔、人口众多、物产丰富、国势强盛的国家。到了6世纪上半叶,扶南渐渐败落,后为其属国真腊所吞并。据马哈西拉?维拉冯撰《老挝史》载:柯姆族(即吉蔑族)在中南半岛建立了两个王国:一个从今泰国直到缅甸;另一个名叫“科达布腊”,从今万象省地区直到柬埔寨。“科达布腊”又叫“科达奔”,是个梵文名字,译成老挝语,意为“东方国”。后老挝人在湄公河左岸今他曲旧城一带重建了“西科达蒙”王国,中国称之为“跋南”或“扶南”、“夫南”。三世纪末年陈寿所撰《三国志?吴书》卷十五《吕岱传》中写道:吕岱在3世纪上半叶(公元220?231年)任广州刺史。当他在交州和广州时(公元225?231年)“曾遣从事南宣国化,暨徼外扶南、林邑、堂明诸王,各遣使奉贡。”据推断,林邑在扶南国东北,即今越南中部,堂明在扶南国西北,即今老挝的的中寮一带,从地理角度看,它与《老挝史》所说的“科达蒙”相吻合。《三国志》既然把堂明与扶南、林邑相提并论,说明堂明在当时的地位可能相当重要,而且堂明也有是“科达蒙”的可能。老挝语中“科”或“西科”意即国家的意思,“科达蒙”即“达蒙”国,而“堂明”与“达蒙”均属T字和M字音,念起来声音很相近,特别是用广府一带的方言念,很可能是同名异译。
上文曾提及真腊一国,据史家推断,其作为扶南属国时的所在地域,主要应在今老挝下寮的巴色一带,并兼有柬埔寨的一部分,而古城占巴塞是其政治中心。公元8世纪初叶,真腊国内部发生了重大变化,分为水真腊和陆真腊两个国家。当时水真腊亦称下高棉,是柬埔寨的古国;而陆真腊大约在今老挝甘蒙省他曲地方附近,后又向北扩张国土,都城迁至文单,所以陆真腊又名文单国,而文单即今天的万象,已经得到了诸多专家的论证。
公元八九世纪以前,就在老听族所建立的国家统治着老挝中、下寮大片地区时,老挝北部出现了“澜沧国”,它的立国年代,目前说法不一。马哈西拉?维拉冯著《老挝史》中说是757年;万象1972年版《老挝重要人物志》说是749年;易君、建青著《柬埔寨?老挝》说是857年;还有说是9世纪后期的。但是在陆真腊时代,老挝北部出现了一个由老龙族建立的国家,却是目前比较一致公认的。这个国家,我国史籍有时称之为“南掌”。其实“南掌”与“澜沧”也系同名异译。其政治中心在孟骚,后更名川铜,1560年再改名为琅勃拉邦。澜沧国建立后,老龙族再次大量迁移进入老挝。由于他们带入了比老听族更为先进的农业和手工业生产技术,“生产熟练程度与文化水平都比其他民族高”(富米?冯维希语),所以,从此以后,“在老挝历史发展过程中,他们逐渐表现为老挝民族的真正主体。”管罗以后的澜沧国,又传嗣了22代国王,其间经历了500多年,直到14世纪中叶才建立起由老龙族为主体民族的老挝统一封建王国??澜沧王国。从此奠定了大体上等于今日老挝的疆域,并世代传嗣,演化至今。正因为如此,澜沧王国及其前身澜沧国一直被老挝史学界视为老挝正统的古国。
但是据上所述的史实似乎证明,澜沧国并不是老挝唯一的古国,科达蒙(堂明)、文单(陆真腊)和澜沧(南掌)是当时最早出现的三个古国。因此,有许多问题有待进一步深入探索,专门查证,才能证实老挝的古国究竟是一个还是三个。
(傅丰渭)越南古代史上确有一个“文郎国”吗?
国家是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时期的必然产物,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都经历了国家形成的历史阶段。然而,世界上大多数民族国家的形成概况,多缺乏可靠的信史记载而仅据传说记述。传说,有虚有实,有真有伪,因此后人的看法也难免大相径庭,肯否不一。越南古代史上“文郎国”的虚实,即为一桩众说纷纭、悬而待决的千古之谜。
“文郎国”相传是越南最早的国家。最早提到“文郎国”的越南史籍,是成书于14世纪后期的《越史略》,著者不详。这是越南流传至今的最古的编年史。关于“文郎国”的情况,书中是这样记述的:“昔皇帝既建万国,以交趾远在百粤之表,莫能统属,遂界于西南隅。其部落十有五焉,曰:交趾、越裳氏、武宁、军宁、嘉宁、宁海、陆海、汤泉、新昌、平文、文郎、九真、日南、怀欢、九德。皆禹贡之所不及。至周成王时,越裳氏始献白雉。《春秋》谓之厥地,《载记》谓之雕题。至周庄王时,嘉宁部有异人焉,能以幻术服诸部落,自称雄王,都于文郎,号文郎国。以淳质为俗,结绳为政,传十八世,皆称雄王。”
另一部提“文郎国”的越南正史,是吴士连于1479年编撰的《大越史记全书》。书中云:”初炎帝神农氏三世孙帝明,生帝宜。即而南巡至五岭,接得婺仙女,生(泾阳)王。王圣智聪明,帝明奇之,欲使嗣位。王固让其兄,不敢奉命。帝明于是立帝宜为嗣,治北方;封王为泾阳王,治南方,号赤鬼国。王娶洞庭君女,曰神龙,生貉龙君。??君娶帝来女,曰妪姬,生百男,是百粤之祖??封其长子为雄王,嗣君位??(雄王)建国号文郎国。”
根据上述记载,现代越南史学界大多认为“文郎国”实有其国。阮灵等在《雄王问题和考古学》中认为:越南“在三四千年以前就建立了一个具有独特的青铜文化的文郎社会,这个民族显然是一个具有非凡力量的民族。”越南社会科学委员会编纂的《越南历史》断言:“在青铜器发展的时代,越南的历史进入了雄王时期??文郎国时代”,至今已“经历了4000年悠久的历史”。
但是,也有一些越南史家对“文郎国”是否确实存在表示怀疑。史学家陈重金认为:越南旧史所载“文郎国存在2622年,经历了18世雄王”之说不足为信,因为若取长补短,平均计算,每位君王在位约150年。虽系上古时代之人,也难有这么多人如此长寿。”陶维英等一些当代史家十分赞同陈重金的观点,认为“文郎国”可能是后人伪造的,他在《安阳王和瓯雒国》一文中指出:“文郎一名只能是后人杜撰的”,“我们不能拘泥于国字而就认为雄王所辖的地方是一个具有今天含义的国家。”明峥在1956年出版的《越南史略》中,也认为“文郎”不是一个国家,他说:“文郎”这个名称,很可能是一个最初到红河两岸和带江以及今天的富寿、永安和山西的积江沿岸河谷生活的部族。”他在《越南社会发展史研究》一书中,进一步明确地作了这样的结论:“越南历史上最早的部族是文郎部族。”
我国学者对“文郎国”的真伪,也存在着迥然相异的看法。陈修和先生在《中越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的文化交流》一书中,称“文郎国”是“越南最古的国家”。认为文郎国“传18世,皆称雄王的记载是比较正确的。”因为“我国周庄王时代,正当公元前7世纪,传至周末,也恰为18世。”但是,我国大多数史学工作者对“文郎国”是否确实存在,均持否定态度。理由是:
其一,越南最早的古籍没有“文郎国”的记载。《越志》是越南目前所知的最早的史籍,系黎文休所修。此书虽然未能传下来,不详其说,但黎文休还著有一部《大越全书》。吴士连在《〈大越史记全书?外纪〉序》中说黎文休的《大越史记》记述的是“自赵武帝(即赵佗)以下至李昭皇(公元1225年)”。《大越史记全书?外纪》卷二保存着黎文休对赵佗的评论:“赵武帝能开拓我越,而自帝其国??为我越倡始帝王之基业,其功可谓大矣!”可见黎文休是把赵佗作为越南的开国皇帝的,没有提及“文郎国”。由此可知他所撰修的《越志》也一定是以赵佗为开国皇帝而不会记有文郎国。越南人所著的《安南史略》,是又一部较早的史籍,在该书所记的越南世家中,也把“赵氏世家”放在首位,未有“文郎国”的记述。上述两部古籍,其成书年代均早于《越史略》和《大越史记全书》,因而后者所述“文郎国”的传闻是不能凭信的。
其二,我国史籍对“文郎国”亦无确切记载。我国最早记有“文郎”的书,是约成书于5世纪的《林邑记》,它记载了朱吾县(今越南广平省洞海县)南文狼人的情况:“朱吾以南有文狼人,野居无室宅,依树止宿。渔食生肉,采香为业,与人交市,若上皇之民矣。”郦道元作《水经注》时,抄录了《林邑记》的这段文字,并加注释:“县南有文狼究,下流径通”。“究”即川和水的意思。“文郎究”可能是因文狼人而得名。但是《林邑记》和《水经注》都讲的是文狼人,而没有“文郎国”。后来,杜佑在著《通典》时参考了前书中有关文狼人、文狼水、文狼城的记载,结合古代对国字含议的理解(古代“国”字指城邑、城邦即地域、区域的意思)把文狼说成国名,改狼字为郎字,又将其地点移到经济发达的峰州(今越南富寿省越池县南),便把唐代峰州说成是古代文郎国的地方。杜佑的《通典》比《水经注》成书约晚300年,他的说法显然是错误的,因为不仅在此之前我国史籍无此说,而且与杜佑同时代或后来的历史学家、地理学家如作《元和郡县志》的李吉甫,作《旧唐书》的刘,作《新唐书》的欧阳修等,都没有采用杜佑的提法。而比《通典》晚400多年成书的《越史略》和《大越史记全书》,可能就是根据杜佑的说法,编织了“文郎国”的故事。因此,通过对我国史籍记载的考察,可以断定越南古代只有文狼(郎)人或文狼(郎)部落,不会有“文郎国”。
其三,从“文郎”本身的含义考察,也可以认定当时不可能产生国家。“文”即“文身”,这是许多古代民族在早期社会发展阶段中存在的一种风俗习惯,即用针在人体全身或局部刺出自然、动物或几何图形。“狼”是部落崇拜的图腾。“文狼(郎)”名称可能来源于原始人类的部落习俗和图腾崇拜。古越人濒海而居,渔猎十分方便,生产劳动以渔猎为主,而从事这项生产的主要是男子,他们认为将身上绘成水怪或龙的形状,可以避免水中害人动物的攻击。因此“文身”的习俗最初是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后来随着文化的进步,“文身”虽然失去了图腾崇拜的含义,却作为一种习俗和传统保留下来,成为当地人们身上的一种美术装饰。但是,由于他们的“文身”,后人就把他们居住地域称为“文郎国”了。
“文郎国”问题,也引起苏联、法国、日本等国研究学者的注目,但多认为越南古代没有“文郎国”。前苏联的穆克里诺夫、德勒勃萨夫等人在《东南亚各民族》一书中认为:“雄王时代的社会性质是处于原始社会解体,正向阶级社会过渡的时期”,还没有阶级统治的国家。法国学者H?司马帛洛在《文郎国》一书中,也对“文郎国是阶级社会的国家”的说法表示怀疑。日本的河原正博教授、杉本直治郎博士、山本达郎博士都是长期从事越南史和中越关系史研究的专家,他们认为公元10世纪前越南没有建立自己的国家。河原正博教授在其著的《丁部领即位年代考》中指出:越南独立国家的开创时间,应在丁部领平定“十二使君之乱”,统一红河下游地区,自称“大胜王”时代。1977年台北再版的吕士朋撰写的《北属时期的越南》一书,也认为越南远古时代不存在“文郎国家”。
总之,诸种说法,莫衷一是;说虚道实,俱称有理。真相究竟如何?只有全面深入地研究考辨,才能揭开这一“千古之谜”。
(李运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